企业将强制承担义务

     据国家电网统计,过去五年,风电装机容量年均增速翻番。到2011年,中国风电[0.240.41%]累计装机容量和新增装机容量,双居世界首位。

     风电的高速发展带来的弃风现象,通道建设滞后,调峰火电上网电价补偿机制,脱网事故,地方政府无序建设等题目已引起了国家主管部分高层的留意。

     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在北京国际风能大会表示,加快风电发展须破除体系体例机制障碍和束缚,能源局将加强电力系统建设,扩大配置风能资源的范围,建立更大区域的风能市场,推动风电在更大的电力市场中消纳。

    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上周对《逐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《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治理办法(讨论稿)》今年5月已经制定完成,主要内容为,到2015年,总装机容量超过500万千瓦的发电企业,电网企业和地方能源主管部分均有强制承担除去水能的可再生能源(主要指太阳能、风能、生物质能、地热能和海洋能)发电配额指标的相关义务。

     孟宪淦表示,按照讨论稿将全国划分为4类地区,内蒙、甘肃、吉林等可再生能源资源丰硕的地区电力配额百分比为10-15% ,北京、天津等比较丰硕的地区电力配额百分比为6%,江苏、湖南等一般丰硕的地区电力配额百分比为3%,浙江、湖北等不太丰硕地区电力配额百分比为1%。

    “配额百分比目标定的太高会实现不了,而定的太低也没有太大意义。” 孟宪淦说。

各方利益难平衡

    华电团体总部一位中层对《逐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去年年中曾经看过这份草案的讨论稿,历时一年多不能出台原因是各方不合比较大,涉及到各相关方面的利益牵制。尤其是对于强制承担此项义务的发电团体的总装机容量尺度,以及强制承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配额百分比不合较大。

    他称,相对于火电占比较重的五大电力,一些独立的发电团体火电份额本来就小,它们就比较占便宜。

    国电团体总部一位认识投资业务的人士对《逐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包括水能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已占团体总装机容量的20%以上。目前来看光伏不盈利,团体不愿意投资,只能投资风能,但团体旗下各个风场的盈利情况千差万别,有盈有亏。主要是现在风资源成熟的风场基本已被圈完,假如配额定的过高,我们还能往哪投呢?

     国电团体公司副总经理米树华11月5日在新能源效益监管通报暨经济运行促进会上再次夸大,必需千方百计地进步新能源机组出力,特别是限电严峻的地区,要加大沟通力度,千方百计抢发电量,正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申报结算工作;严格控制融资本钱,用好政策,降低财务用度;严格控制负债率,优化资金流向;加大CDM申请力度,增加利润来源;严把项目开工关。

    全国并网风电装机的机组利用小时数从2010年的2047小时下降到2011年的1903小时,减少了144小时,降幅7%(当年火电同比上升263小时)。

     “不管对于电网通道仍是风场开发商来说,风场的利用小时数远低于火电,所以对比火电,我们有投资回报的考量。” 上述国电团体总部人士对记者表示。

     发电团体出于盈利的考虑对政策有顾虑,而电网企业更担忧收购新能源对电力供给的安全不乱造成危害。

      国家电网公司电力调度控制中央一位前任中层曾对《逐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电压正常后,若依然有风电在顶,造成的高电压,超过10%就会跳闸。因为新能源的间歇性,带给调度很大技术难度。

      而国家主管部分多位高层官员也曾对记者表示,“发展新能源,不能以损害电网安全出产为代价。风电建的太快,电网建的太慢确实有题目;但不能强调这个题目,更不能拿准确的事情,反驳别的准确的事情。”